一種性侵兩種情-裝睡的人永遠叫不醒

最近除了我們參加ICAO失敗之外最熱門的話題就屬輔大性侵案了,我思考了很久我本來不寫但越想越不舒服,有些話不講出來真的不爽,特別是看到在裝睡的人

緣由

性侵、撿屍事件層出不窮最近台灣就屬輔大性侵案美國史丹佛的性侵事件最具代表,其中發生了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判決或是與論所已造成社會很多人對於在這事情處理上不滿,雖然文化與社會越來越進步但對於性與兩性議題或是犯罪與判決常常會有非常多的匪夷所思。

台灣輔仁大學性侵案

2015年6月輔大心理系女學生在一場於學校裡的餐會中,因酒醉無力抵抗被與參加同餐會的學弟性侵得逞,校方後續也隨即組成工作小組介入處理但在處理過程中多有爭議,輔大心理系邀請系上200多名老師針對學生與受害同學公審般的長達9個小時的共同討論希望釐清問題是否對於受害者是二次傷害,工作小組報告中質疑女學生酒後亂性、而報告內容定調為猥褻而非性侵,學校輔導過程的態度與言語造成受害者二度傷害,甚至校方老師指稱當事人偽造事實要求道歉,也成為史上第一起性侵受害人出來道歉的案例引起社會高度關注。

美國史丹佛大學性侵案

2015年1月受害女學生參加史丹佛大學內的一場聚會,他只記得喝了幾杯酒後不省人事之後他在醒過來在醫院時護理人員就告訴她可能被性侵,性侵加害者透納是當場路過的學生制止而被捕遭控三項性侵重罪最高可判處14年,在2016年6月2日判決出爐,法官認為被告的學業及運動生涯以受影響且無前科在喝醉酒的情況下自我控制意識較低所以判決6個月的刑罰,判決一出爐引起社會譁然目前史丹福大學法學院教授已聯署要罷免該法官,因被告透納堅持不道歉在法庭上堅稱是喝醉酒後的合意性交(就是你情我願)讓被害人悲痛欲絕,之後被害人忍著二次傷害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所闡述的內容令人傷心與不捨也道出了在父權社會中性侵事件的謬論與盲點,此信一公開美國CNN節目主持人甚至用20分鐘以第一人稱方式朗讀此信,美國副總統也公開表達心疼與不捨。

相同的地方

我們可以從這兩件事情看到一些相同的地方

1.被害人酒醉無力抵抗

「脫我衣服的不是酒精」這是史丹佛性侵案受害者最深最痛的指控,我們會在這幾次的事情都會檢討說”是不是你不要喝那麼醉就不會有事了”,是的!沒錯不勝酒力就別喝那麼多,那如果你那麼有錢搶你個幾億是不是也是合理?是你自己要那麼有錢又保護不了你自己的錢,幹話屁話人人會講,我喝醉酒不代表你可以碰觸我的身體,我有錢也不代表我要借你不是嗎?這只是父權社會下為鞏固既有規則的一個說詞一個解釋,把男生的獸性合理化的解釋,所以下次如果聽到別人講說你看那個女生穿那麼少看起來就像在引誘犯罪被性騷擾看起來就是欠幹時,記得從他鼻子上給他一拳說「好鼻子不打嗎?!」你鼻子看起來打著很爽為甚麼不收好。

2.現場發生於校內

校內是學生最熟悉的場所越熟悉的地方戒心越低,與認識的人一起到陌生的聚會更要小心注意跟你同行的朋友搞不好顧著自己去玩了也不會管你甚至有些時候也會自顧不暇管不上你,反正大難臨頭各自飛。

3.加害者宣稱酒醉倒致意識不清楚

宣稱酒醉喝醉了,對於自己的精神或是生理狀態比較沒辦法控制比如容易可以得到社會的諒解,認為說「我孩子很乖不是故意的」、「我孩子本來都不會去這些地方是教了壞朋友」、「不應該為了這20分鐘付出20年的代價」,Bullshit!!如果真心想脫罪,你就先認罪吧不然只是讓大家覺得你一直在講一些似是而非的事情而已。

4.皆為該國知名學府

好孩子比較不會做壞事,不然就是好孩子做的壞事因為他是一直意亂情謎或是被鬼遮眼有教化的所以會覺得沒有那麼嚴重,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管你是好孩子還是壞孩子你天王老子也一樣,不然你就有種你有能力操弄整個社會讓大家覺得你很可憐,沒有因為你比較乖所以就只打兩下手心就放過你的

5.司法單位或學校處理有瑕疵造成被害人二次傷害

辛苦的司法單位或是調查單位在處理事情時通常會依照標準處理作業程序+自己過去經驗,而標準作業程序通常是由父系社會上的權力者所訂定有時會針對事情的審議觀點調查時比較沒有辦法兼顧同理心,根據調查員陪審團法官自己過去的經驗較多的人會選擇穩定或安全的審判調查方式所以會依照過去的判決或是案例而執行,剛好過去一直都是父系社會依男性為主是一直到近年來才倡導兩性關係所以大多的法官熟輕熟重判決會選擇打”安全牌”。

6.與論力量皆在社群媒體上發燒

公民的力量越來越強越來越快科技所幫忙現在事情要壓下來越來越不容易,表面上看起來是越來越多混亂發生但你怎麼知道?這些混亂是不是在以前本來也是有只是被當局給壓下來所以你沒看到只知道表面的和平,當然網路與論也衍生出其他的問題霸凌與暴力衍生問題的部分我們先不討論,就單純我們確實因為Facebook等社群媒體的力量達到乘數效應發生超乎預期的表現,以台灣為例從洪仲丘事件到太陽花等等再一次的都表現了社群與論的力量與和他對抗的愚蠢,但過大的力量畢竟會帶來災難但並不是力量本身的問題而是使用者和整體使用習慣的問題

結論

「脫我衣服的不是酒精」

有種強姦別人就別說你喝醉了!你說你已被抓受審被退學受到譴責人生已經毀了,但你沒想到你毀的不只是你的人生還有她的人生一直到最後你還是只是想到自己的人生毀了,冷靜想想好嗎不是看到別人躺在路邊就去撿屍,那你平常看到老奶奶過馬路怎麼沒有看到你去扶,看到我沒錢怎麼不借個100億給我,所謂的快樂並不是把快感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叫快樂,而是一種自我實現後的滿足!!裝睡的人醒醒吧不要再讓你的爸爸媽媽替你講出那種鬼話了。

 

責任編輯:李而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等國內外媒體

美國史丹佛大學性侵資料

http://www.cna.com.tw/news/aopl/201606070493-1.aspx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606080399-1.aspx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606100126-1.aspx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606070512-1.aspx

台灣輔仁大學性侵資料

http://news.tvbs.com.tw/local/676608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C%94%E5%A4%A7%E5%BF%83%E7%90%86%E7%B3%BB%E6%80%A7%E4%BE%B5%E4%BA%8B%E4%BB%B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