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大神學習請客吃飯-讓 故事 去講故事

一直以來人類為了簡化這個世界而去創造了許多的 故事 ,剛好今天有幸跟著大神一同拜訪了兩位朋友聊聊天,也用我目前能理解的方式來解讀與吸收對話的內容也將他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這幾年來大家的認知也越來越進步,知道工業革命時所遺留下來的大資本量產時代已經過去了,拼價格拼CP值拼以量取勝真的很累,最後因為不斷的降價讓企業主賺的錢少之又少所以商人必須從其他的地方來尋找管道不外乎就是提高價值或是降低成本,所以大家選擇了最簡單的方式就是透過剝削勞動成本或是降低產品質量以達到超額利潤。如此一來也只是惡性循環扼殺了寶貴的創造力

16830907_1846637692279173_5809239545013024090_n.jpg感染力行銷

「講故事給他聽也讓他能把這個故事講給另一個他」

我並不是經營家具生意而是只是個說故事的人,如果有興趣的人我們可以坐下來讓我泡個咖啡請你喝聽我說說這些老家具的故事」年輕的老闆這樣跟我們說,他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古董家具或是品牌經營者而是個「說故事的人」,從他經營的風格與形式來看並不像一個傳統的零售商,這個空間更像是一個博物館然後他仔細的介紹每件寶貝的歷史與來歷,當時的工匠是用什麼樣的技術和心情來製造的,依照物件上的雕花可以看出前任的擁有者再當時是什麼樣的生活水平和地位,「和現在我們所使用的家具不同,在這些物件上我們看的見溫度與情感」,年輕老闆這樣跟我們說,在這邊我們聊到深度感染的部分。

一般我們認為一個好的品牌是要清楚的將他的訴求與故事告訴欣賞他的人進而影響他成為我們忠實的粉絲,不過這樣還不夠!必須你講的故事得讓聽你故事的人繼續去跟他的朋友講而他的朋友在跟他的朋友講這樣才夠,至於能做到幾層這就是看你的功力與經驗了,這點我們不難理解一個好的品牌例如像是蘋果(Apple Inc.)這樣除了培養一群忠實的粉絲外,他的粉絲會去影響他周遭的人去感染他們讓他們也成為這個品牌的粉絲,因為他是打從心理的熱愛,「那麼品牌是不是很像宗教形式呢?」我這麼問著。的確很像但不完全是,因為信仰只是品牌的其中一個形式而宗教則是建立在信仰之上,例如我們可以透過與他人的共鳴去經營我們的品牌,例如我們是賣皮件的店在我們的店裡同時放上LV、GUCCI等大廠的皮件和我們的自己的產品這樣不就可以達到我們好像是跟他們相同水準(前提是品質跟價格要和這些品牌差不多不然會有反效果),又例如讓知名的藝術家詩人來使用我們的椅子或是桌子在上面作畫或是寫詩,一方面也增添我們的故事性而知名度一方面也可以讓這樣的物件與更與他相配的事物來做結合,還有其他太多太多的手法與工具可以運用總之要記得「你不是在賣這件商品,而是讓他來買這件商品」。

16649340_1582954095068123_1640112635555076297_n.jpg順天而生自在自然生生不息

強調自然農法有機栽種,一開始很多人以為只是個噱頭不過喝過我的茶的人都會說很明顯感覺到我的茶有一種能量,像是生命力一樣暴發出來,一開始我對他們說的半信半疑一直到我送去檢驗後才證實了他們所說的,想想真的很神奇。」堅持使用自然農法的科技農夫這樣跟我們介紹,一開始鄰居家人都不理解甚至與父親大吵數次絕得我根本就是在亂搞,但就是這樣我一定要讓笑我的人啞口無言,目前他的茶外銷到歐洲各地更打算要申請德國的檢驗證明,連最嚴謹的德國人如果都認可的話那我想其他人也都無話可說了,他不噴藥為什麼蟲不吃呢?他告訴我們蟲又不喜歡吃茶,是因為他們沒東西可以吃才來吃我的茶,所以我就種一些他們愛吃的東西不就好了也種一些他們不喜歡的植物他們不就會少來了,所以也就造就茶園有菜有茶有草如此多樣性的生態係,他非常強調的是一個生態系共生的關係並不介意蟲去吃他的東西,因為他說所有的東西最後還是會變成養位為大地所吸收,而我們受到大地的恩惠才能種出這麼好的東西,這也就是為什麼我不施肥我種出來的東西還比別人更好的原因,看似雜亂無章的種植計畫卻與老莊的無為與順應天生如此的融洽貼近每件事物都有他存在的必要性缺一不可,就是這種共存的生態結構想法讓他萌生了一個觀念,想把茶像葡萄酒一樣的經營地區式酒莊式的經營,一般我們在喝紅酒都會說法國就要喝波爾多地區的其中又要喝最好的拉菲酒莊,如果我自己可以先當領頭羊,然後推廣帶領周圍的茶農一起升級成為一個共生的圈子這樣不是很好嗎?

結論

「獨立作業共同協作創造共生生態」

在我們現在的社會中存在著大量的協作一種新的模式油然而生,在工業時代中追求效率標準化常常把多樣性的存在視為一種惡一種沒有效率必須被剷除,但往往能對這世界上擁有重大貢獻的都是這種「非典型人物」,隨著社會與科技的進步我們漸漸的感覺到我們已從工業化漸離走向物聯網世界,這時候我們所熟悉的量產、標準化、單一效率就已經不再適用了,現在講求的並不再像是過去擁有一個明星商品或是一種服務方式公司就可以高枕無憂的繼續經營下去,再過去透過專業分工標準化大量生產我們成功的將很多商品賣到全世界,但漸漸的開始了各種的模仿與價格戰讓我們越來越難走下去,恰巧我們看見了再我們這年代站在顛峰的那些公司他們賣的並不是產品而是一種生態用我們理解的詞語來解釋就是品牌而商品的賺錢只是這個型態所帶來的附加價值而已跟工業時代的獲利方式有根本上的不同,這樣一來也能解釋提供這麼好的免費服務的Line在賺什麼、淘寶、Paypal、Amazon、Google等等這類的公司都在做這樣的事情。因為他和我們所想的並不相同。

在顛峰的那些人物和團隊都是擁有獨立創作共同協作且能夠深度的感染別人這樣的共同特質,同在創業這條荊棘之路的你我,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思維與敏銳度可以做到像這樣的事呢?

責任編輯:李而

資料來源:與大神級跨國專業經理人談話內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